您的位置:首页 > 竞业限制法规 > 正文

竞业限制协议能否约定员工及其近亲属不得开展竞争业务

作者 admin浏览 发布时间 2019-07-07 11:38:52

 
【案情概要】 
2013年12月6日,赵某与公司签订了《劳动的合同书》。2015年12月28日,公司(甲方)与赵某(乙方)签订了《保密与竞业限制协议书》,协议约定:“2.2.2乙方承诺在甲方任职期间及自甲方离职后两年内不得有下列行为:⑤乙方入职前,乙方的亲属从事与甲方相同或类似的业务的,乙方应当如实披露,否则视为违反承诺,甲方有权随时解除合同且不支付经济补偿金;乙方任职期间乙方的亲属从事与甲方相同或类似业务的,乙方应当自行辞职且甲方无需支付任何经济补偿金,但乙方仍应遵从竞业限制义务;乙方离职后乙方的亲属从事与甲方相同或近似的业务的,乙方应当立即披露,甲方有权要求乙方做出说明;⑥无论以上如何约定,只要在乙方任职或竞业限制期间,第三方公司已经从事与甲方相同或近似业务的,而乙方或乙方的亲密亲属(父母、兄弟姐妹、子女、岳父母、配偶、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在竞业限制期结束后受让了该公司的股权,即视为乙方违反约定,甲方发现后有权随时向乙方主张权利。 
2016年9月30日,赵某因个人原因提出离职。2016年11月9日,赵某向北京市昌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确认双方所签订的《保密与竞业限制协议书》无效。同日,北京市昌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了《不予受理通知书》。赵某不服该不予受理通知书于2016年11月9日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保密与竞业限制协议书》中规定的内容并不是全部违反法律规定,故此法院对于赵某主张双方签订的《保密与竞业限制协议书》全部无效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但是,《保密与竞业限制协议书》中的第2.2.2⑤条的规定中,竞业限制人员范围超过了法律规定的竞业限制人员范围,故该条约定无效。《保密与竞业限制协议书》中的第2.2.2⑥条的规定中,竞业限制人员范围和竞业限制时间超过了法律规定的竞业限制人员范围和竞业限制时间,故该条约定无效。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二审法院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保密与竞业限制协议的效力问题。竞业限制的范围、地域、期限由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的约定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保密与竞业限制协议书》中第2.2.2⑤和第2.2.2⑥规定的竞业限制人员范围和竞业限制的期限超出了法律规定的竞业限制人员范围和竞业限制期限,故该部分约定无效。最终二审判决:驳回公司上诉,维持原判。 
 
【判决结果】 
仲裁:不予受理; 
一审:《保密与竞业限制协议书》中第2.2.2⑤条、第2.2.2⑥条无效,驳回员工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争议焦点】 
公司能否要求员工的近亲属承担竞业限制义务? 
 
现行《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对于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履行竞业限制义务进行了三重限制:一是人员限制,即竞业限制适用于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能接触到用人单位商业信息的普通业务员、销售员等也能成为竞业限制的适用人员,存在竞业限制约定的情况下,目前司法实践中对主体身份的审查会适当放宽;二是时间限制,即劳动者离职后要求旅行竞业限制义务的期间不得超过二年,超出部分无效;三是用人单位需支付对价,即竞业限制经济补偿。鉴于竞业限制协议属于典型的“双务合同”,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离职后履行竞业限制义务,限制了劳动者的自由择业,又不能从原单位获得劳动报酬,因此应当给予劳动者一定经济保障作为对价。 
本案中,赵某认为协议条款超出了人员限制与时间限制起诉法院要求确认与公司签订的《保密与竞业限制协议书》无效,案件发生于北京,最终北京法院也做出了判决。根据上海市目前司法实践,对于劳动者类似的诉讼请求在实体权益未受损前一般情况下仲裁委、法院将不予受理,建议劳动者通过劳动监察等途径予以解决。但不论案发北京还是上海,通过该案件,蓝白还是为您深入分析一下《保密与竞业限制协议书》第2.2.2⑤条、第2.2.2⑥条问题究竟出在何处? 
第2.2.2⑤条前半段“乙方入职前,乙方的亲属从事与甲方相同或类似的业务的,乙方应当如实披露,否则视为违反承诺,甲方有权随时解除合同且不支付经济补偿金”,公司将员工严重违纪的情形纳入到合同义务中,因此第2.2.2⑤条前半段前半段应当有效。第2.2.2⑤条中间一段“乙方任职期间乙方的亲属从事与甲方相同或类似业务的,乙方应当自行辞职且甲方无需支付任何经济补偿金,但乙方仍应遵从竞业限制义务”,公司要求员工自行提出辞职没有相关法律予以支撑,合同条款内容与现行法律不冲突,只是不具有实操性。第2.2.2⑤条后半段:“乙方离职后乙方的亲属从事与甲方相同或近似的业务的,乙方应当立即披露,甲方有权要求乙方做出说明”,合同条款仅仅是约定了员工离职后公司和员工双方的权利义务,但并未将“员工未披露的行为”列作“违反竞业限制义务”,民事主体之间在法定义务以外约定了合同义务,在不违背强制性法律的前提下,应当视为有效。所以,蓝白认为本案法院判决第2.2.2⑤条全部内容均无效,结果值得商榷。 
再来看第2.2.2⑥条:“只要在乙方任职或竞业限制期间,第三方公司已经从事与甲方相同或近似业务的,而乙方或乙方的亲密亲属在竞业限制期结束后受让了该公司的股权,即视为乙方违反约定,甲方发现后有权随时向乙方主张权利”,该条款将离职后员工及近亲属受让第三方公司股权的行为,列为“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超出了法律法规对于劳动者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人员限制与时限限制,故该条款被法院认定为无效。

 

法律咨询电话

150-1402-4650

律师在线